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GRAND PRIX 99 1999/3/2

Peter Windsor*在這個由麥拉侖和法拉利主宰的賽季中,最後拿到世界冠軍的會是David Coulthard。



MIKA HAKKINEN 和 Michael Schumacher進入冬眠了,愈發令人感覺1999年會是一個大日子,漸漸有對冠軍渴望的人物浮現檯面。

對Hakkinen來說,再也沒有過得比現在更好的了。多年來的奮鬥,懷疑著是不是有在適當的時機開著適當的車,最終由1998的王座來犒賞他。麥拉侖給他車,卻是靠自己才贏得這次冠軍。

壓力大得不得了。在伊莫拉、加拿大和匈牙利的機械故障,搶走了他一些分數,其他日子裡,又有Michael Schumacher一天到晚出現在他的後視鏡中,企圖逼他犯錯。兩人之間曾有一段歷史,那是在九年前的三級方程式澳門比賽中:當時Schumacher領先,Hakkinen緊跟在後,Hakkinen閃出來要超越,Schumacher則閃身在他前面造成Hakkinen撞車而後撞牆,最後Schumacher繼續撐著開完一圈拿到冠軍,在電視上道歉並坦承他故意做出防衛性的阻擋。所以當Schumacher逼著Hakkinen很緊時,就像在奧地利和紐倫堡比賽那樣,後者是禁得壓力的,你知道他是注定要贏的,注定不只能戰勝一級方程式奇異的車體和輪胎上的問題,也注定能夠打敗Schumacher。

在Schumacher這部分,曾見他在1998年賽季初的黯淡,這是他的固特異不如Hakkinen的普利斯通好。事實是:他在前五場比賽中的澳洲站因電子故障退場,巴西站拿第三,阿根廷站拿冠軍,巴塞隆納第三與在伊莫拉拿第二。假如今天不是Schumacher在Spa站撞上David Coulthard的屁股,他早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冠軍寶座上。

現在1999年第一場比賽就要來到,固特異離開F1,由普利斯通來壟斷,大家都有一樣的輪胎,這代表賽況會更加接近。1999的輪胎規定前後胎胎面要有四條凹槽,就算固特異沒有退出,今年胎質也必定更硬;現在這樣的壟斷下,普利斯通的輪胎跑起來必定會像是水泥做成的一樣(註:因為沒競爭,不必擔心先磨損完)。Schumacher相信這樣沒有幫助,超車會變得更難,比賽看來會更像在遊行。我不同意,缺少抓地力和增加操控性,會更加突顯像是Schumacher和Hakkinen這種好車手。一級方程式不是單講速度,它是和一個人控制速度的能力有關。

硬一點的胎會讓工程師好過些,雖然這樣會少點抓地力。像是麥拉侖、威廉士也許還有Jordan和Benetton可以大放異彩;雖然沒有人能像Schumacher那麼會矯飾他的缺點,法拉利大概還能忍受吧。法拉利最喜歡的是Schumacher的能力和法拉利在F1強力的煽客和普利斯通熱切的冀望下產生的法拉利勝利名聲,靠的就是他那部法拉利機器。這將是一場由至高科技的McLaren-Mercedes和政治動力的法拉利之間的戰爭,其中有一點Schumacher-Hakkinen在內穿針引線。威廉士出車隊會更接近,在洗拿的審判下,缺了Adrian Newey的新工程團隊第二年增強的實力背後在支持著。做了爸爸的Patrick Head從沒有這樣有動力過,Ralf Schumacher也許會在1999年拿到勝利,在威廉士和BMW簽約後增強速度後這更是肯定。

同時,Jacques Villeneuve則有另一番要征服的世界。他是少數幾個可以和Schumacher與Hakkinen抗衡者。Villeneuve用自己的成功確保新的車隊成立,說服英美香煙公司不只收回他們拒絕回到這項運動的誓言(“我們不會在F1身上再花一毛錢!”-- 這是1990年代早期一位該公司人仕跟我說的,“在我們有過Jordan經驗以後,你連F1這個字都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也創出了他們自己的車隊--英美車隊,以Villeneuve和有前途的巴西車手Ricardo Zonta。

此外,英美香煙公司還擁有兩家他們對手的贊助商--Winfield (Williams)和Benson & Hedges(Jordan),這可能讓他們成為這裡最強的贊助者,讓Bernie Ecclestone and Max Mosley也眼紅了,促使歐委(EC)以煙草管制法讓他們香煙廣告減少,這也讓Schumacher不能再於Marlboro商標前面微笑著舉起手的廣告繼續存在了。


在F1/EC巧妙的背景,和EC不斷打擊F1的電視版權/不信任案之下,英美香煙此刻進入這個火線區,企圖以他們的555和Lucky Strike品牌掛在兩輛車上,當然,一點都不令人驚訝,他們馬上被FIA斷然拒絕。

一個車隊要開始不那麼容易,要在“F1/香煙”之間的牽扯漸漸淡去的趨勢與EC的協商正處於緊要關頭下,英美香煙馬上投入大量的籌碼,當然遭到封殺。他們現在擁有三億英鎊的賭注,一旦英美香煙公司(又)厭倦這種比賽,或香煙完全被禁絕,他們就會抽身,當然,會賠上不少錢。

這次1999年會是個沒有理由的一年,法拉利和麥拉侖都用一樣的輪胎,Kakkinen有了贏的信心在支持他,注意威廉士的復甦和Jordan的奇襲,Sauber也是有不錯的表現,你和大部分的人談話,他們會告訴你Michael Schumacher會贏得冠軍。賽前的假設結果就像五月的摩納哥天氣一樣無法預測。

所以,我們肯定,David至少會為麥拉侖贏四場,然後拿到第二。Coulthard,他,也可能當上世界冠軍。


*註:Peter Windsor是1991-92威廉士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