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世界冠軍背後的人1999/1/11

Maranello,1999年一月五日的舒馬克看起來是怎樣的?
"憂沉"
這句話是一名加拿大F1車手如此描述著這位兩度世界冠軍的德國車手
聽起來是有帶點侮辱,不過它本身是有點真實性。

假如你身在車房內,而且你在找舒馬克,你遇得到他,但是只能一下子。
他總是動著的。
他不喜歡成為眾人的注意的重心,但還是會很快不過禮貌地說聲Hello。

他似乎總是第一個溜出去的
對一些同為車手的人而言,他就像個鬼魅般消失在紅色座艙,然後再度出現時是站在頒獎台最高的地方

其他呢?
是怪人一個?
是孤獨的狼?
是受驚的人?
不是!
他是個冠軍沒錯,但不會是個明星!

他就是Michael Schumacher!

你如果和他說過話,會很驚訝:「這傢伙真的是一個世界冠軍?一個 F1明星?」
保守,但不害羞,有禮貌,但不拘形式

他可以很容易成為你的同學,也許他不喜歡昨夜的Party,但會喜愛生命中每一個重要事物
然後你會被誘導說出:「嘿!麥克,下課後來去喝杯啤酒吧!」
他總是愛他的工作,而且不排拒任何勞動。

他總是在一天中最早開始工作的,而且是最後才離開的
就像前F1車手Niki Laud說的:當代沒有一個F1車手是像他的
他是最具天才的,卻是最努力的
他完全投入比賽,卻也不會忽略每天的生活,如他的家
假如他能持續這樣,他會一直是車手中第一把交椅;
不要忘了,他還年輕。
人人羨慕他擁有的個人空間
他不喜歡從F1世界侵入他家庭或私人空間

有沒有例子?

在96年二月時
他在Fiorano努力發展新車...
整天都沒啥新鮮事,除了午飯時他抱著電話不放...
測試階段完,簡報會議最後,他站起來向大家說:「很抱歉,但我必須離開。」
「老婆可麗娜要為我生個女兒,我實在太高興了!」出席簡報的全體人員都非常驚訝。
大家驚訝的是:Michael能夠在這幾天隱藏著心裡的興奮和擔憂而繼續努力工作著。
"匈奴王"G.Patterlini這位Michael的總技師描述他:「他想讓每樣設定都達到最完美。」

「他要完美,但他不會傲慢。」
「看他在座艙中開車是一種舒服的事」
「他肯花一小時只為那樣子,但我想他是個F1的天才。」
有些法拉利裡的人相信Michael並沒注意到「他」是誰,
他好像不是很在乎他重不重要或有不有名。
他當然不笨,
他是謙遜。

96年(義大利)伊墨拉GP前,Michael叫住法拉利車隊發言人克勞地歐:「克勞地歐,我有些從(德國)柯本的朋友來
,這附近哪裡有最好的披薩店?今晚我要去那裡。」

Berrou驚訝的問「Michael,不會吧?」
「你,到一家披薩店?」
「三分鐘不到你就會被幾百個瘋狂法拉利崇拜者所淹沒了!」
「你絕對活不了!」

Michael感到驚訝:「是嗎?我不覺得耶。」

要了解一個世界冠軍最好的方法不是去看他的傳記,而是和他工作在一起。
如此要了解此人,有些看法還蠻有用的。

「麥克就像是我的兄弟一樣」 「和他一起工作相當容易,為什麼不呢?」
「真是令人興奮!」Ignazio Lunetta說道,他是舒馬克的個人技師。
他是個"有很少的頭髮"的人(如同他自己常自嘲般),在車房裡是最接近Michael的人。

Lunetta或許是法拉利裡最知道麥克的人。
「和他工作很舒適而且和令人興奮。」
對一個好幾百萬富翁和33次大獎勝利者來講,這真有趣。

Paolo Scaramelli以往是一個法拉利觀察員,,但他現在是本隊工程師。
(註:他以前和舒馬克同在班尼頓,舒馬克轉法拉利時他跟著過來)
他促成Gilles Villeneuve(J.V的老爸)和其他重要的法拉利冠軍車手的成功:

拿人做個比較,應該會蠻有趣的。
「我已經研究過他了。」
「他會以系統化的方法來工作,就像保魯斯或Niki Lauda。」
在比利時的大獎賽,這是他的處女秀。麥克,在這時還是Jordan的車手,正試著要
在班尼頓車隊獲得一個座位。

「舒馬克就像一個飛彈一樣,在剛開始幾圈就衝出去,和著名車手
Nelson Piquet做出一樣的秒數,通常還更快些!我們當時感到震驚與驚訝。」
「當時我們所有人這樣想:這傢伙是『有料的』!」
在測試結束後,我去找麥克說:「嘿,你跑的非常的好,但不必這樣拼命吧。」
麥克很驚訝地答覆:「我一點也沒有盡力!」,我們立刻簽了他。

後來你就知道事情怎麼了吧....
(註:後來舒馬克就很不盡力地為班尼頓拿下兩年世界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