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Eddie的朋友1999/3/10

自於義大利中部Ravenna的Luca Baldisseri,27歲拿到Bologna大學電子工程學位,然後在義大利海軍服役。他還不確定到底要待在海軍的高薪環境還是回到自己的故鄉從事和所學相關的事業。

當時他休假回Ravenna,收到一封信,用一個大大的黃皮保護,並在信封上印有一隻躍馬。他的母親拿給他這封信說:「這是法拉利車迷俱樂部的刊物吧....」錯了,這可是正牌的法拉利車隊因為他學術上的成功要提供一個工作機會給他。所以他就前往Maranello,並立刻收到一筆錢,幾乎只有軍隊給的一半而已,他立即接受了。

1998是Luca展開他新冒險的一年,當上Eddie Irvine的專屬工程師,是這個車手在法拉利最親近的人。

Luca,Eddie Irvine是怎樣的人?

「Eddie是一個神奇的傢伙,是我的朋友,我們甚至強烈地感覺到我們之間不必言語,一秒內我們就明白彼此要表達什麼,對我們四號車而言,Eddie的勝利真是特別,因為我們一直活在Michael的陰影下。我們愛Schumi,不過我們的英雄是Eddie...雖然早期我們很處得很不好....」

為什麼?

「剛開始我和二軍車隊與Eddie之間都有芥蒂存在...他是一個愛爾蘭人,他的英文很難聽的懂,有時候連Ross也不懂Eddie英文講的方式,我們需要時間了解每一個字的意思,他也有奇怪的個性,不是很容易了解,剛開始時他還會讓我們想到某人...」

某人是誰?這麼難相處嗎?

「就是John Barnard(已跳槽到Prost),沒錯,Eddie讓我們想到這個不受歡迎的傢伙,所以我們不喜歡和Eddie一起工作。他好像把我們都看成低三下四的人,總是獨來獨往不太說話。我們有一次很嚴重地吵架,我說:「你不要再把車隊裡的人都看成低三下四的人了!」Eddie非常震怒並回說這不是真的。Ross把我和Eddie叫開,並試圖理解我們的想法。Ross Brawn有一項特別的能力,一下子Eddie就變成我們的好朋友,而我們也有了一段長久又溫暖的友誼,這是我個人的認知。

Eddie做一個車手如何?工作如何?

「他很受歡迎。現在他令人感覺像是朋友又像一起工作的人,這就是他得到好成績的方法。和車手保持好關係不簡單,車手回PIT BOX,帶著自己的情緒、言語、感受,而我們工程師還要處理資料、數字、圖表和製圖工作。Eddie能把感覺轉換成可讀性的資料方面做得很好,我認為這是冠軍的特質。」

你說你和Eddie是朋友...

「沒錯,我可以很大聲說:『我們是朋友』可是我不會分享他生活的一部份。我自己有家庭、妻兒子女,我會把多餘時間花在他們身上!他享受生活,他還年輕又單身...有一天他會找到一位老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