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399發表 -- 專訪Eddie Irvine1999/1/30

Q:Eddie Irvine,對新車有信心嗎?
EI:希望不錯,我不知道好不好,因為我不是工程師,我知道他們盡力了,我也知道麥拉侖和其他隊都是這樣,假如到墨爾本你發現我們跑比別人快,請你拍拍這些人的背說聲 - 幹的好!而假如我們發現麥拉侖又是不見人影,那就是我們還要繼續努力,有待加強。假使說麥拉侖真會比較好那我會很驚訝,也許有比較好的地方,可是由於我們的努力,會跨出一大步,但我認為今年你看不到他們像去年一樣有很大的優勢。

Q:對1999年,發生什麼事會讓你感到高興?
EI:有上差不多數量的頒獎台。當然,現在八或九個F1頒獎台越來越難上去了,去年這方面很成功,但是相對於拿第二第三名,今年我要拿第一或第二名。這是我鞭策自己唯一的方法了。

Q:你想從今年車上獲得去年所沒有的什麼東西?
EI:能和麥拉侖平起平坐,真的是這樣。Suzuka是我能和他們一較長短的唯一所在,我只想和他們決鬥,而這要靠一些表現--空氣動力、重量表現、引擎表現、我的表現,這都是策略。有一個我們不是很滿意的就是我們和普利斯通的配合度,不過我們很容易就可適當調和。

Q:你的背好了嗎?
EI:我想今年會有大大的不同,我不知道去年它影響我多大,賽季在過半以後才可以慢慢適應,Suzuka以後我們就找出能適應它的方法了。

Q:輪胎多出來的那條溝你覺得呢?
EI:這樣搞就錯了,這樣做很容易,但是這樣不對。這會讓超車變難,你想在彎道上超車,就必須晚煞車,果真你這樣做,你會失去空氣動力的下壓力,這些是你的抓地力,這樣就使得超車變得危險。好,現在你要超車,基本上想要比對手慢兩公尺煞車,此時已經逼近進彎點了,如果腳移開踏板太晚,就會演變為一次大錯,因為抓地力減少的速度會比以往大多了,因為機械上的抓地力沒了,胎面都沒貼在跑道上。

Q:你是說今年會看到更多衝出場外?
EI:不會,只是慢一點但超車少了,把車輪鎖死的情形多了,而你不想多去超車。少了超車多無聊,就像釣魚,你去釣魚而每10分鐘釣一條小魚,很無趣是吧?但是如果你下次坐了一天在那裡,然後只釣到一隻大魚 -- 現在超車就像那條大魚,已經不容易了-- 然後你跟別人誇耀說你釣了隻大魚而不說你釣了55隻小魚的故事,多荒謬。好,你不會有像Monza那樣的魚,它有過整場從頭到尾沒有超車,但是這告訴你:Monza有世界上最長的直路,大家還沒辦法在那裡超車。我想乾脆現在來一個拖曳裝置,弄個大洞拖住它效果還比較明顯。

Q:首次F1的勝利對你而言有何意義?
EI:可能對別人比我還有更大意義吧,我以前曾有過可以贏的場面,但很明顯情勢逼我要讓給舒馬克,還要為他斷後。目前為止並沒有贏比賽的機會,對我而言,我以經贏過了。好吧,就算我的紀錄裡沒贏過,可是我不在乎好不好 ..... 由得你們去寫。

Q:作為舒馬克副手很難嗎?
EI:沒錯,對誰都一樣。我不是為了幫助舒馬克才來F1的,沒有人是這樣的,大家都是為了自己,我在Jordan身上看到他們不會為了快慢有所區別,因此我有點意見給法拉利,應該讓我晉級了,晉級的意思是車手間公平競爭冠軍,這是我所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