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399"震撼性"的處女航1999/2/7

錄器停在280 kph的資料上...

本次意外很像1985年造成Elio De Angelis在Le Castellet死亡的那一次,或1994年讓Pedro Lamy在Silverstone結束賽車生涯的那一次。Michael有幸運之神保護他,這次是在Fiorano規劃的測試,是一個安全的跑道,不是在又窄又快的Mugello。

過終點線100公尺,在Michael剛做完暖胎圈以高速奔馳下,幸運之神帶領他把F399鼻錐指向沙堆裡。迅速分析下指出尾翼側支撐結構已經破裂,而這個尾翼並非展示時那一片,但也是在99年實驗計劃裡。車輛突如其來的反應讓Michael嚇一跳,而他能存活躲過一劫只因他是冠軍。車開始打轉,然後Michael放鬆油門讓車導正方向,但奇蹟的是最後發了瘋的賽車以插入沙堆停止這次事故,場地維安人員立刻奔前救出Michael到救護車上。

22年前類似意外在此發生,Carlos Reutemann開著312-T2,但速度比這次慢了20-30 kph,車手沒有受傷。又一次展示了Ugo Cavazzuti在1972年設計賽道迄今的安全設計。不過事後有件事蠻奇怪,Ross Brawn立刻電召位於巴黎的Todt,F399也被運到工廠內,而當晚的謠言傳出事故原因其實比預料還複雜,Mugello的測試計劃可能會延到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