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Hill關心後尾翼的損毀數目1999/2/23

Damon Hill在Herbert撞牆事件中在後面目擊,他說:「他的尾翼整個瓦解,而後把他帶到左邊牆上,我看到他的車沿著牆沿路解體,最後停在跑道第一個彎道中間,這真是我看過最大的衝撞,簡直是"印地式"的車禍。車子沿路破壞至整個直路底為止,我趕緊開過去停在他旁邊看看他是否安好。上帝憐憫,看來他沒受傷,他向我比了一下大拇指,我就直接開回PIT。」

有鑑於此,Hill已經要求FIA調查為何最近兩個月裡的測試越來越多的尾翼損毀造成的事故:「很多車隊在尾翼上都有問題,除非我的眼睛有毛病,我看到有少數的車子跑過去時尾翼會朝後傾。你可以看得到尾翼在彎曲,而FIA應該要注意這點。」受到尾翼損毀的車隊有BAR、Ferrari、Prost、Sauber、Benetton和這次的Stewart。

Hill指出 Roland Ratzenberger在1994的死亡車禍就是他的賽車在200mph速度下前翼突然折斷導致悲劇發生。

根據Hill說法,前後擾流板的損毀是意外發生最糟的兩種狀況,這是因為它通常都發生在高速下。Hill也擔心有些車隊可能使用易曲的後擾流片,根據FIA規定那是違法的。使用易曲的材質會讓尾翼在直路高速時向後傾,使阻力減低進而提高車速。

車隊把尾翼的損毀歸咎於引擎震動傳到尾翼上,或因排氣溫度太高導致的。賽車規則中規定排氣管不得超過後輪軸心中心線,這種規定使車隊難以確保排氣溫度導致車體或懸吊過熱。(這樣FIA是否要為死亡車禍負責?)

麥拉侖和法拉利已經雙雙否認使用柔性尾翼。

FIA已經注意到Hill關心的事,並已經列入星期二的技術工作群會議的議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