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超車的政治1999/2/21

上你的雙眼,構思一幅群眾喧嘩的景象。震耳欲聾的噪音,從他們之中傳出來,歡欣鼓舞揮動著法國旗,就是要等著要看到他們的英雄Rene Arnoux。他是誰啊?有更多一聽就知道是渦輪增壓V6和法拉利V12引擎所發出比雷聲還大的霹靂聲響從大看台呼嘯而過。燃燒的難聞橡膠在柏油路上發出尖叫,原來是加拿大車手Gilles Villeneuve在法拉利上面,他的輪胎從46圈就開始和開著雷諾的領先者Jean-Pierre Jabouille的雷諾車纏鬥。Gilles現在面對的是第二輛由Rene Arnoux駕駛的雷諾賽車,這個人正企圖找到把Gilles擠到頒獎台上第三位的機會。Gilles不會讓他得逞的。

接下來發生的事就像是賽車運動中絕無僅有的神話,這可不是虛構的,這是真的發生過!Gilles和Rene進行了極為慘烈的五圈爭鬥,一場車與車的戰爭。輪胎衝撞底盤、煞車鎖死、蛇行打滑,因為有人要一個彎道接一個彎道搶在另一人前面。最後Gilles Villeneuve贏了,呃,其實是Jean-Pierre Jabouille贏了他們雷諾車隊渦輪增壓引擎的的第一場比賽勝利;但是群眾似乎不太注意他,大家正為這兩位鬥士歡呼喝采。兩位車手稍後笑著擁抱互表敬意,實現了他們的賽車的精神。

假如當時情形換成是現在,會有什麼不同?首先,雷諾的車隊經理會行進到法拉利的維修區,強調他們掌控著他們的車手。假如那樣還沒有達到想要的結果,他們可能會對工作人員、賽會、記者、賽車主管當局、和任何一個聽過這次所顯示出危險、不負責任的駕駛方式提出抗議,不會有友好的擁抱。而Gilles這邊會直接衝到維修道,作勢應戰,到雷諾車庫裡,用雙手抱住Arnoux的脖子尖吼,「He tried to kill me!」在經過對事件徹底而不會提供消息的研究後,位於巴黎的FIA會拖過剩下的賽季,新規定則立刻制定,以防止這種曾經發生過令人困窘的景象重演。

簡而言之,以下是我的鄙見。今天的一級方程式車手,大多數來講已經被嘗試顛覆此一偉大運動愛錢的君王給閹割了。我把Bernie Ecclestone和Max Mosely看成如同Tony George一樣卑鄙,藉由滿是開著比F3000和印第輕型車馬力大一點的市售車的車手,把印第500的肖像給玷污了,他們就是電影裡演的的那些壞人 ----- 專制暴虐、狼狽為奸、妄想自大狂,是那種發現一隻鵝生了金蛋,就毫不留情的殘殺牠來掠奪寶物的人。

Ecclestone最近說他決定要把公司(Formula One)賣了,因為他擔心他退休或死了以後公司會所託非人。他一直傳達他的憂慮,說公司可能會「在車隊自行發展下,掉到臭水溝裡」,「他們認為他們可以自己管理,我知道他們“是”可以。」到底他是在講一個賽車運動還是黑手黨啊?

Bernie和Max他們要求競爭能接近一點,但是他們盡一切可能屏除所有在一級方程式裡面有見地和聰明的建議。我的老闆總是跟我說:「你如果要抱怨什麼事,那就提出解決之道。」所以我提出我的方法。事實上,我的解決之道得自於Ron Dennis和Alain Prost對於一級方程式的煞車問題。Bernie要競爭接近,因為接近的競賽能讓比賽令人興奮,這樣就可以操控冠軍賽。這個意思就是賽季最後一場比賽就會有一大堆付錢的顧客。好,我不是對越來越有錢有意見,雖然這種有錢的方式和比爾蓋玆某種致富的方式像的出奇,那只是將健康的資本主義黑暗面給暴露出來而已,這是離題了。

一級方程式的總裁和他底下的律師好像都同意以下的藉口:一級方程式比賽只有重新加油時才令人興奮,超車對它來講就像足球賽進球門得分一樣,很少,但是發生時是很壯觀的。較硬的橡膠和較窄的車會讓車速慢下來。(意思是FIA企圖同時減慢大家,讓大家有多一點機會超車讓比賽更好看)哼..?!在那些前提之前,是窄的車、硬一點的橡膠會增加超車機會的。借貸的信用可靠性是不會發生在這樣的一個傻瓜試驗計劃的,因為傻瓜們(工程師)太聰明了。現在的氣體動力上的抓地力如此發展,使得超車變得比去年更難。這可由日本站那裡,Michael Schumacher和David Coulthard各開著很快的車無法超車可證明。一輛車必須要變得更快一點,否則為了超車會使跑在前面的車手犯上大錯(因為速度差不多一定是晚煞車才能超過)。你是要像這樣,還是要讓車手和對手搶彎道時近身肉搏。第二個煞車的問題,是看跑道設計,一個寬的跑道、進彎前有一個適當的直路道,和好的高速彎道都是測試一個車手的耐力。越來越多的跑道被討厭的減速彎道設計所弄亂(進彎節奏),現代跑道的設計比較喜歡“米老鼠”的外型。緊密纏繞的跑道或多或少妨礙了超車行為。所以Grand Prix(大獎)變成Grand Procession(大隊伍)就不稀奇了。

這樣我們要怎麼作?Alain Prost支持這樣修改現今的方程式,基於我有限的經驗,我傾向於同意他的看法。

首先,禁止進站加油。現在賽車在一次比賽要進站加油二到三次,他們都在進去加油跟進去加油之間進行少量汽油的短程衝刺,強迫車手滿載汽油進行比賽讓大家公平會比限制煞車輪胎安全又好。車還是可以進去換胎,這樣Bernie Ecclestone就不會對這個可以在電視面前有足夠時間露臉的過程拒絕了。

第二,讓車手換檔改回用手排桿而非用手指,迫使車手覺得換檔很乏味。最後他就會錯過一個檔而讓對手有機會突襲。自大的Max Mosely責備Prost要這樣是因為這樣對Prost有某方面的好處,說這Prost是這樣比賽過來的,他就可以因此訓練他的車手快點適應這種情形。這看來難道不像是一個事業上諂媚者的散漫,渴望支持並保護由Ecclestone要求的可笑規則變更嗎?

第三,減少空氣力學上的抓力能力,並增加機械上(輪胎)的抓地力。很多人有相同的想法,Bernie的信念卻是認為越多機械上的抓地力,車手進彎速度就可以越快,因此會增加失控時受傷害的機會。然而,假如你減少空氣效應抓地力,這也就是說,減少擾流板的寬度,你可以從增加的機械抓地力上獲得補償。這兩者的不同處在於,機械抓地力不會中斷氣流,且可使車輛在進彎時更接近(因為轉彎需要抓地力,利用氣流抓地就不能太貼近,以免沒有足夠流體壓力)。Ecclestone和Mosely相信他們規則中減少車輛總寬度可以減少氣流的抓地力。有這樣“超凡”的工程技術難怪當年Bernie從未待過一個冠軍車隊。把車變窄只會減少拖曳力,不是抓地力。事實上當你把拖曳力減少,抓地力也跟著減少,這是基本物理學。這可由Hockinheim的220mph(352kph)直路加速路段的車上獲得明證,這種令人驚異的速度也是要靠硬點的橡膠幫忙,甚至新的凹槽規定使得接地面積變小也有關。

車手越多抓地力越敢讓車深入煞車帶,車手在上個賽季中,有時對他們的機器缺乏信心,除非他們能有和麥拉侖、法拉利一樣的設計。大部分的車隊在賽季末最後開始出頭,但為時已晚。這使我有最後一點的看法。

Ron Dennis為了運動的緣故而和新規則爭論,他說:「假如你想要一個(速度)接近的比賽,你就該任其發展。」他反對規則上的大變革,因為他認為這會讓為資金奮鬥的小車隊和其他人越拉越開。就算1998賽季好像不是由錢所決定成功與否,最後還是歸到誰對新規則適應較快。在1998年是Adrian Newey和Ron Dennis放在一起有個正確的組合,他們的MP4-13從澳洲一開始就橫掃千軍。假如1997年以後沒有規定新的規則,我相信我們會看到很多隊在爭奪冠軍寶座。

商場上有句名言:「模範動則全部動。」這是Bernie Ecclestone對一級方程式所作的。他藉由制定激進且受爭議的規定而讓模範動起來,變更規則而要所有車隊符合他設的框框。假如Ecclestone先生不想回到光頭胎,那我真誠地希望他可以讓規定好好的放著不動,讓這樣所有的車隊可以掌握到,當然這樣對大家都是好的。

 

by Ric Jeff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