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誰會取代Eddie?1999/2/4

個月Prost車手Jarno Trulli曾低調前往德國司徒加兩天,而並無正式的解釋此行目的為何,Trulli回羅馬機場眼見只有極少記者等他時面露失望神色。

司徒加是Mercedes大本營,「一概不知!無可奉告!」Jarno就這樣給那些等候多時的記者回答。記者當然知道這次背後一定有不為人知有意思的事發生,很快地,大家就知道為什麼了,原來Mercedes明年不會和David Coulthard續約,而要改聘Jarno Trulli做他們的車手,而後者可能已經接受了。這代表兩件事:Jarno Trulli會在2000年開一輛銀色賽車,而David Coulthard則沒位子了...

 

1998年夏天:Eddie Irvine懷疑過是否要與法拉利續約。有時作為沒機會得到應有冠軍的二號車手會比輔佐頂級車手的責任要難多了,特別是你跑在前面還要讓位給你的隊友的時候。最後應贊助商Benson&Hedges要求,要一個英國車手,他們覺得Irvine不錯。Eddie想:「再一年就好了。」於是接受了法拉利的合約書。

這件事背後其實隱藏了一段緣由。促進Eddie同意接受合約的是:其實法拉利這邊已經和David Coulthard有了暗盤(和麥拉侖同時爭取Coulthard),早已有一份預先的合約存在了,這是份暫時性的同意書。就在Eddie陷入長考時,舒馬克在Spa的那一次追撞事件促使Eddie決定留下來。就在Spa撞車事件過後,法拉利和Coulthard的關係跌到谷底,而法拉利那邊的上頭開始考慮Alesi回來的可能性。大家都知道Alesi這個人和舒馬克個性完全不同,從前在法拉利裡相當著名,而且是舒馬克個人最好的朋友之一。不過,很快的,關於Alesi的各種意見又失去支點------「第二次"婚姻"總是沒第一次那麼美好。」

在1998賽季,法拉利也和Alexander Wurz簽了約,在蒙地卡羅那裡,Benetton提出中斷和他的長期合約,這個由Montezemolo提出的想法其實是想,先僱用一個年輕有前途的車手,讓他和舒馬克走近一點多學學,最後培養他成為另一個Niki Lauda。

 

1999年賽季即將開跑,還有很多事會改變。Eddie已經做出抉擇,但"拿到勝利"這種東西會改變很多事......而且在法拉利擁有的那種"親情"是別的車隊不可能找到的。擁有一個義大利女友,一輛冠軍車、和他駕駛風格進步,這些可能都是他留下來的好理由......假如法拉利還要他.......那是因為他們正好缺一個蘇格蘭人來開車.....

 

by Enrico Chi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