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從誤判說起1999/3/9

澳洲GP一開始,就有一堆問題伴隨著1999賽季的組織和規則搞得不清不楚,如果有誰對FIA官方和賽會有過懷疑,那他們就對了。這次比賽其實已經對那些負責掌管的造成一次喧鬧的警告...這可再也不能被忽視了。

關於比賽一開始:

FIA 運動規則第139條(起跑程序)
載明:

"When the one minute signal is shown, engines will be started and all team technical staff must leave the grid."
【當(剩)一分鐘的信號出現,引擎必須啟動,所有車隊工程人員必須離開跑道】

麥拉侖很明顯已經由Hakkinen破壞此項規定,卻沒有引發刑罰,相反地卻是Schumacher被罰,只因他被麥拉侖阻礙而無法超掉他們,所以造成後來的車輛停擺。因而他被令從最後排位出發。很不幸所有工作人員和賽會對運動規則都不熟,希望能看到法拉利有某種形式的上訴或抱怨。

這顯示了FIA在指派場地代表與比賽指導員時有部分缺乏準備。他們有責任確認所有團體知道並有能力扮演好他們相對應的角色,在那裡他們卻沒做到。

由FIA忽視車手的意見而制定的四條溝槽的輪胎已經證明是一項拙劣的決定。在整個排位賽和正式比賽中,這個改變很吃力地實現它減速的目標,卻更進一步地讓賽車變得更困難與危險。因為此一重大輪胎改變,使安全上的改善大退一步,像這樣的決定實在應該多聽聽真正開車的人怎麼說。

F1這個競技場永存於過度的金錢之上,來自於車迷、贊助、車隊、和電視網路上,只提幾個例子而已。這種比賽看得出有很高的耗損率...有些是像摩納哥溼地比賽那樣才會被人預期著會有事情發生,而不是像這次乾地下的墨爾本。假如受贊助的車隊只在跑道上作老三,那這些贊助商會繼續投資多久?任何像是在輪胎上加一條溝的決定,使賽車提早說拜拜,這樣的做法只有反效果,不只是對贊助商和車隊如此,對觀眾也是一樣。必須要有某種讓賽車能全部在未來的比賽可以參與的做法。

更多對工作人員的責備,就是對Zonta阻擋Irvine這個行為無動於衷,令人氣餒。假如Zonta因為某種緣故沒看到40面以上的藍旗,當然車隊會用無線電通知他讓Irvine超過。再一次,這很清楚地破壞了規則,卻沒有任何的處罰或訓誡的行動。假如規則不被執行與堅持,那要他們做什麼?當然如果沒有人注意到規則存在,它就會被忽略。

FIA實在應該好好認真地想想。他們需要開始扮演和他們角色與地位相符的樣子。他們必須偶爾翻一翻自己訂的規則,也許還要偶而和車手講講話,這是FIA能夠保持他們自己的信用度與尊重和一級方程式的讚賞的唯一方法.....假設還不是已經太晚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