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F1車手的養成1999/3/17

不是只會踩油門就可以了.....

F1車手通常都說,在時速300公里之下駕駛時,那種感覺是無可言喻的。然而,在美麗的名與利眩惑的背後,Panis接受訓練則是為了得到最佳狀態,在生理與心理上充分準備的生活。

當然,也有人可能是天生的冠軍,不過他們也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一個運動員有一個上帝賜與的禮物,藉由準備妥當,他可以最佳狀態迎接F1的挑戰。

開一輛F1接受訓練的重要性

車手進入F1的第一堂課就是-----創傷;在跑兩三圈之後,他們就會覺得體力不支。有不同的因素在其中,如犧牲乘坐的位置、擁擠的座艙,手臂被迫和身軀相當接近、方向盤減少的半徑造成一些困擾,因為增加了轉彎所需的力道,脖子和脊椎大剌剌地暴露在外、忍受賽車每一次移動和跳動( 幾乎沒有任何緩衝的懸吊,只以車體和和材料的彈性變形來緩和 ),每一個衝擊波都直接傳達到車手的脊椎骨,主要是在腰的部位;離心力會讓車手的身體在時速300公里時甩向彎道外面,達到五倍的重力加速度,而這影響最大的就是頭。如果一個人的頭---假設是6公斤,那車手就必須承受5G的力量---足足有30 公斤!而這一切都必須由頸部和背部的肌肉來承受。同樣地,煞車時所經歷的G力也比高速行駛時多很多。

日常飲食食物攝取的均衡

作為一個好的運動員不只是需要好的訓練,也要吃的對。每次比賽在跑道上,一位F1車手一個小時所消耗的能量大約是35萬卡,這些都必須經由三餐食物和一次小點心來補充。在比賽當天,最重要的一餐是早餐,午餐會洗拿訓練後補充水分和車手平日( 包括週五、週六練習 )吃的時間還不一樣,在這一天,會攝取少一點。理想的吃法是細嚼慢嚥而非狼吞虎嚥,因為合成碳水化合物這樣能讓它轉換成卡路里( 能量 ),撐過數小時的時間( 比賽時派上用場 );而水果只能提供20-30分鐘的卡路里。

Michael Schumacher的日常飲食

Michael Schumacher的按摩師、體能教練和營養師,維也納人Harry Hawelka建議他每天消耗2000-4000卡路里在體能訓練或跑步上,依所在國家當地氣候而定。一餐裡面有豐富的碳水化合物( 香蕉、牛奶、優果、米食、胡蘿蔔、蜂蜜、魚,等等 )幾乎沒有紅肉在裡面,而每次慶祝時飲用加檸檬水的啤酒和果汁。車手當然也是人類,每次慶祝得勝,酒精對他們相當重要。( G.Berger曾詳述他如何與A.Senna慶祝勝利:兩人喝下的酒遠超過你我所能喝的量;而Schumacher慶祝第二次世界冠軍時,也是“爛醉如泥”) 每次在車隊本部的慶功宴上,都可以看到他們在吃巧克力和漢堡( Ralf Schumacher的最愛 )。

失去的水分和鹽分的補充

比賽期間,車手失去相當多的水分和鹽分,因此,在午餐和上跑道的這半個小時之內( 12:00pm-12:30pm ),他們會喝1.5公升加了礦物鹽的水。這是為了防止所擔心的脫水狀況發生在比賽的時候,比賽過後車手會失去3-4公升的水分,這樣的脫水會導致腹部抽筋、疲憊、過熱等等。在高的氣溫和溼度天候下,脫水情況會更嚴重,因為防火衣阻礙了汗水的蒸發,肌肉活動和壓力散發的熱量,這樣一來也就會使座艙溫度增加。疲憊和腹絞痛都會導致錯誤的產生、減低反射動作、增加過彎時間等等。因此在這樣緊張來到之前,車手能有一個美好的晚上來休息和放鬆是最基本的。

體能訓練?

季前3-4個月的體能訓練對車手來講是更緊張的。他應該要每週三次訓練,雖然理想是五次。
早晨時:一小時30分鐘,裡面有15分鐘的熱身運動,因此有一小時的有氧運動和15分鐘的伸展運動。
傍晚時:15分鐘熱身運動然後是一小時的機械輔助體操和一些重量訓練,以加強頸部、前臂、腿部、脊背、手臂、大腿、胸腔、手腕、腳踝;腹部和所有關節,然後以15分鐘的伸展運動作結束。其中最重要的是強化頸部,因為這些肌肉最會受到G力的影響,而造成循環系統不良和在某些特定彎道上產生千分之幾秒的視覺障礙(盲點 )。

側加速度傷害較大( 過彎時有4-5 G ),它們和前/後加速度不一樣( 加速-煞車,2-4 G ),因為這樣(側)會使一個人的身體器官互撞,就像猛烈煞車時,安全帽、大腦和頭部回相對位移而互撞,因而導致遷移,而且就像前面說的,會有瞬間失明。

記住,像Estoril或Monza這種拋物線彎道,彎曲度會導致4-5 G,這會使一個人的頭部,帶著安全帽從6公斤暴增到24/30公斤。

舒馬克與他最喜歡的足球1997年H-H Frentzen在Silverstone的Copse彎,曾發生一件他自己說是一段有趣的片刻-----他跑得非常外面,壓過起伏的水泥(彎道外圍的突起)後到了草皮上,他覺得一陣強烈的震動令他的頭部甚至雙肩都無法抵抗,真正令人驚訝的還在後頭,他稍後回到PIT跟車隊一起看電腦上的自動紀錄資料,上面顯示:垂直的加速度是18 G!! ( Copse彎是1998年為了車手安全特別修改的一個彎道之一!!!)

所以,可以很可靠的說,一個受過越好訓練的車手,他所要對付最難纏的敵人-----疲勞,就越少。隨著半自動變速箱和電子油門的使用,油門踏板的使用總算可以減輕和煞車差不多了。

Michael Schumacher,在現今,毫無懷疑地是體能準備上最好的車手。他的努力甚至已經到達了顛峰。幾年前,他的膝蓋甚至要接受手術,只因他的過度體能訓練,對他有所影響的僅僅是踢足球之時罷了。

AYRTON SENNA是如何改變的?
Ayrton了解自己一到F1,就需要訓練,因此他和Nuno Cobra接觸,他是一位在巴西聖保羅大學當體育教授的學洗拿接受訓練中者。Cobra開始為Ayrton研究,那次顯示在缺氧測試中表現很好且靈敏度( 反射性、反射速度 )比正常優秀許多;然而,嗜氧測試(一個人能否好好比完一場GP的能力)則不理想,他要花上20分鐘才能跑完4公里的路,Senna展開一個計劃,從'84年加拿大站開始,三個月後,到達不錯的體能狀態,並逐年進步。Ayrton的身高176 cm,體能和精力改變如下:

  1984 1993
體重 60 kg 70 kg(肌肉質量)
手臂 23.2 cm 35 cm
前臂 20.3 cm 32.4 cm
胸腔吸氣時 86.4 cm 101.4 cm
心跳頻率 48 bpm 75 bpm
跑步4公里 超過 20 mins 13 mins 30 secs
跑步22公里 沒有完成 1hr 30mins

在沒有Cobra的情況下,Ayrton也得到Josef Leberer的幫助來訓練,偶而是由Willy Dungl輔助。

這種活動典型的疾病

賽車多年以後,F1車手可能會患上脊椎主關節炎的毛病,記得Eddie Irvine遇到的背痛問題吧,在賽季末他在Suzuka有了好的表現,只因有了一個比較好的座椅,這更突顯了這個問題的重要性。

心理準備 = 最大集中力

車手藉由他們的決定賦予個人的特性,有傾向冒險的趨勢,攻擊性與一種必然性的自我膨脹。大體上他會是一個確定、自信的人,一旦沒能達到預期,就會變得沮喪、偏執,促成某種上癮行為,如酒精或毒品。這種情形在年輕車手身上尤其普遍,他們還沒做好(和贊助商、賽車權威、車隊等等的)關係,這也是有經理的存在原因。

並且,車手會面對兩種恐懼:勝利和失敗。第一個和這個問題有關:「這會是我的唯一一次嗎?」...「會有另一次嗎?」..勝利會帶來名譽、金錢和女人,而要知道如何處理這些事。週邊有親友在旁也是很重要,假如有親戚關係或結婚了,這樣就會很穩定。

Ayrton Senna說過:「任何車手,除了體能上的訓練以外,還要投入心理上的準備使之清澄,我在座艙內外都保持一顆冷靜的心。

體能上的準備和專心是最重要的事情,Senna在第二次的F1比賽1984年南非Kyalami站就了解這一點,當時他疲憊地完成比賽,並且腹部抽筋,無法爬出車外;還有在1988年Monaco,當領先其他對手超過一分鐘後,他失去集中力然後撞在護欄上。

車手的壓力和心理

因此,接受訓練是很重要的事,因為在下午比賽時刻一到,車手的心跳會達到每分鐘210下....一個沒受過良好訓Panis接受訓練指導員的指導練的人在這種情況是難以自持的!

比賽當天的心理狀況

05:45 hs.
他沖完澡,並吃完最重要的----早餐。
06:45 hs.
到達維修區,壓力引起的腎上腺素流動使得脈搏和動脈的緊張程度已經比其他時刻還高。
一個受過良好訓練的車手,在休息中,脈搏從普通的40/60 bpm達到此時的70/80
08:30 hs.
暖身賽,他們的脈搏上升至160/180 bpm
10:30 hs.
簡報,脈搏大約在100 bpm
11:00 hs.
吃少量的午餐並且在私人地點休憩(拖車本部或車庫)
12:15 hs.
他攀登上大廣場,並在12:30 hs上了跑道,他們的脈搏大約在100 bpm
12:45 hs.
焦點放在獲得高度集中力
12:50 hs.
剩下10分鐘就要開始了,精神上的壓力促使他釋出更多腎上腺素,這樣會造成增加流汗,開始脫水,脈搏達到120 bpm
12:55 hs.
在暖胎圈上,脈搏是140 bpm,在抵達起跑方格時,降到130
13:00 hs.
起跑了!!也許是比賽中最危險的時刻。隨著紅燈順序亮起,心臟很快地加速:130,140,150,160 bpm。進入第一個彎道,神經繃緊的緊張加重了肌肉的負擔,有時候達到180/190 bpm,進入急亂的地步!
13:15 hs.
他們開始感覺到側面、後面和前面的加速度,這會使脈搏維持在160/180 bpm,假如是在下雨,降下來的速度會讓脈搏降到140/150 bpm
13:30 hs.
因為周圍的溫度和溼度,第一個脫水的症狀開始產生,肌肉的扭曲與不可能除去的汗水增加了體溫到38/38.5℃,嘴裡是乾的。
13:40 hs.
耳朵開始嗡嗡作響,一個V10最大加速下可產生140分貝,塞在耳朵裡的耳塞最多只能阻絕30分貝,因此他必須忍耐110分貝。規定所認可最大容許量是85分貝,這樣的噪音層次擾亂了經由無線電和Pit之間的通訊,而訊息會經常被不正常中斷。
13:50 hs.
較不適應的車手開始疲憊
14:05 hs.
脫水和肌肉的疲勞開始產生問題,抽筋出現在脊部、小腿和前臂上。它們都是造成錯誤、
增加過彎速度、打滑和撞車的原因。
14:20 hs.
現在多了視覺上的問題了。
眼睛的肌肉也開始覺得疲勞,視覺不舒服,然後變成模糊,這是經由輪胎傳來的震動和跑道上的衝擊所導致的。此刻,車手的大腦也被喧鬧所滲透而覺得厭煩了。有時車手會失去色彩辨識能力,Eric Bernard曾承認有時候他超過一輛車時並沒辦法認出他是誰。
碳纖底盤是共鳴(70-90 Hz)的最佳材料,這對視網膜和喉頭影響最大,最大的震動(150 Hz)會影響肌肉和肌腱,而那些低頻(5/10 Hz)則影響骨頭,造成它們震顫。
14:30 hs.
從這裡到結束,脫水情況繼續增加,體內溫度會上升到40℃,葡萄糖含量持續上升,腎上腺素繼續分泌,他們的脈搏大約在160/180 bpm,超車時會超過200
14:30/14:45hs.
方格旗揮下。一到達終點,車手開始喝下大量的水分,有些人會比別人要花多一點時間爬出車外,有些人需要別人的幫助,還有些人甚至無法爬上頒獎台('92年Imola站的Senna)或甚至昏厥('82年巴西站的Piquet)。

 

在看過上面以後,大家真的必須了解到,也許一輛F1賽車有多麼的神奇,卻是沒有一樣東西可以和人體相提並論....而這種形式的賽車運動,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運動,需要常常以最大的專業主義和嚴肅態度去練習。

Ayrton Senna說:「車,是我自己的延伸。」(The car is a continuation of myself)

車手和車之間,組合成了一個獨特的機器,完美,絕不可能再被複製。


I wish to thank, for the realization of this article, my great friend, Dr.Arnaldo Norberto Donadei (Medical Diploma of Honor of the University of Bs.As., who specializes in Medicine of Sport, Free Professor at the University of Buenos Aires and the FundaciFavaloro, Medical Coordinator of the F1 Grand Prix of Argentina in 1995 and Sporting Medical Adviser of the F1 Grand Prix of Argentina in 1996. He is one of the most knowledgeable professionals in Argentina on this topic.

Juliana Anich 1998